服务热线:965365

"绿地集团杯"上海市第二届市民运动会

首页 > 信息详情页

星期运动汇市民运动会专题——戒毒运动会

发布时间:2016-07-09

  宣传片:他们,曾经也和我们一样,一样的善良,一样的坚强,或许工作的压力,或许感情的失意,或许交友不慎,使他们不幸沾染上毒品。他们是违法者,是病人,更是受害者。这一次,市民运动会,让身在强制戒毒所里的他们,能够像普通市民一样挥洒他们的汗水,激发他们的运动热情,强健他们的体魄,从而更加积极地接受康复训练,及早回归正常人的生活。本期节目,让我们一起聆听市民运动会中不为人知的运动会——戒毒运动会。

  动听全天候,体育第一台,收音机前的听众您好,欢迎收听星期运动汇。星期运动汇,我们一起来聚焦市民运动会。目前,第二届市民运动会正在火热地进行当中,这项重量级的群众活动包含65个项目,自今年4月一直持续到年底。在赛事正式开幕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目前已经有超过300万人次参与市民运动会各项竞赛和活动,本届市民运动会面向各个年龄、各类人群,只要是在上海工作、生活的市民,不分职业、无论背景,都可以参与其中。为进一步加强对戒毒人员的健康管理,使他们充分感受到党和政府对他们的关怀,今年市民运动会将戒毒运动会纳入其中,以运动的方式帮助戒毒人员树立坚定的信心,培养坚强的意志,早日走上生活的正轨。今天,我们把视角转向上海宝山区的高境戒毒所,来看看这里市民运动会进行的情况。

  宣传片:他们,曾经也和我们一样,一样的善良,一样的坚强,或许工作的压力,或许感情的失意,或许交友不慎,使他们不幸沾染上毒品。他们是违法者,是病人,更是受害者。这一次,市民运动会,让身在强制戒毒所里的他们,能够像普通市民一样挥洒他们的汗水,激发他们的运动热情,强健他们的体魄,从而更加积极地接受康复训练,及早回归正常人的生活。本期节目,让我们一起聆听市民运动会中不为人知的运动会——戒毒运动会。

  (戒毒运动会跳绳现场声:裁判员准备,运动员准备,噢噢噢噢!鼓掌声)大家刚刚听到的这个市民运动会的现场声,来自于上海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在这里,戒毒人员被强制与社会隔离,通过两年的时间,在运动、医疗、饮食等等各方面的帮助下,让他们戒除毒瘾,健康回归社会。在上海宝山的高境强制戒毒所里,运动是每天戒毒人员必须进行的项目。而且,这里每年还会举办两场运动会,一场是康复运动会,一场是趣味运动会,来检验戒毒人员的身体康复情况。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副所长张道峰:我们一年搞两次运动会。上半年我们举行规模比较小的,叫趣味运动会,就是带一些游戏性质的运动会。下半年,我们举行比较大型的,叫康复运动会。就是我们说的康复操、特色项目,比如花式篮球,花式绳操、花式跳绳等特色性的。像这个趣味运动会,整个是连续的,是跟教育上一起进行的。比如说,我们这个周是文化周,文化周里有一天是趣味运动会的,还有书画展示,其他几天是各种文化的,体现康复的这个情况。我们这个是大队先举行,举行好之后推荐上来,之后所里面集中举行,是这样子的。)

  今年的上海市第二届市民运动会于4月底正式开幕,赛事活动贯穿全年,以“全民参与、全民运动、全民健康、全民欢乐”为宗旨,鼓励广大市民参与运动健身,努力办成一届“全民奥运会”。尽管是这样,戒毒人员参加市民运动会,还是引发了大家的兴趣。把戒毒运动会归属到市民运动会,对于构建和谐的社会环境,对于戒毒人员,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吕朝晖:第一,把戒毒运动会归属到市民运动会,从我们里面组织来讲,他们自己对于运动认识,比以前更加深了。把戒毒运动会纳入到整个市民全民的运动会的角度来讲,他们从认识上来讲,会觉得“我是一个正常的公民,也能参加这个全市的活动。今年总的来讲,我们参与的人员和面上运动项目和频次,应该讲比往年都有所增加。所以,总的来说,把戒毒运动会纳入到整个上海市的市民运动会里面,对于我们推这项工作来讲,我们觉得是一个促进。对于戒毒人员本身来说,他们也是觉得很认可。因为这个运动这个东西,一定是要有竞技的这种环节来促进。对我们来讲,也更加有抓手。像今年上半年,我们自己在全民运动会的基础上,全局组织的那个评比,康复训练、团体项目的评比,比较荣幸的是,我这边是得了第一名,比的是三操,再加两个特色项目。

  吕所长所指的三操就是太极康复操、健心康复操和第九套广播体操,这也是高境戒毒所的戒毒人员每天必做的运动,这也是工作人员眼中必不可少的功课。张道峰:早晨7点到7点半他们做什么操呢?那时候我们的警力还没有到位,这个情况下,他们在房间里做穴位操,恢复神经。到了晚上了休息之前,我们让他们做手语操,就是要休息了放松一下。这是每天我们必须要康复的项目,是每天必做的功课。

  近些年来,在帮助戒毒人员戒毒脱毒的过程中,把体育运动加入其中,也成为一种趋势,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副所长张道峰表示,2013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废止有关劳动教养法律规定的决定》,劳教废止后,对正在被依法执行劳动教养的人员,解除劳动教养,剩余期限不再执行。劳教取消,也意味着戒毒所工作人员职能的转变。张道峰:劳动是戒毒的一个手段,不是一个完全的手段。我们现在和社会机构也合作的很多,跟市精卫中心、上师大、上海体育学院合作科研项目,对恢复认知神经类的、恢复体能类的、恢复身体机能类的,都在做一些科研项目,进行一些合作,合作得相当好,成果也相当好。可能不能一刀切的,还有疾病的问题、年龄的问题。我们最大的有67岁,小的有十几岁,这个肯定是不一样的,运动量也不一样的。吸毒的人他本身就懒,我们制定了5个课程。45天里,上上课。为什么要体育运动?体育运动对人身体有什么好处?都告诉他们。因为他们都懒得不肯动的,训练都不动的。吸毒的人无病装病的,多得不得了。所以我们要告诉他们,人体的结构是什么,在45天里,教育他们要参与哪些运动,健康与运动有什么关系,运动中要注意哪些事项,损伤了怎么处置,到最后,巩固期,教育他们养生、健身、健康,让他们回去以后养成一个良好的锻炼习惯。

  在戒毒运动会上,戒毒人员表演的花式跳绳和花式篮球,给我们工作人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据介绍,戒毒人员因为长期吸毒,造成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受损,外在表现形式是动作协调能力减弱。花式跳绳是高境戒毒所针对此类戒毒人员专门研发的一种康复保健运动,它通过一定的穴位按摩和花式绳法变化,训练戒毒人员的平衡感。从现场表演可以看出,该项康复保健运动样式变化繁多,已经远远超出普通跳绳游戏的难度,该运动对训练者的平衡感和配合度有极高的要求,必须要经过一定时期的坚持训练,方能达到自如操作的程度。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副所长张道峰:吸毒人员的身体状况基本上都是很差的,进来的基本上都是有病的,高血压、心脏疾病是普遍性的,骨质疏松啊等等。参加一些稍微强度大的,或者是激烈性的项目,容易造成伤害的。所以选择一些趣味性的、非激烈性的运动比较好。一个是不伤害,一个是比较有趣味,像篮球比赛和足球比赛,我们基本上是不举行的。

  宣传片:他们,曾经也和我们一样,一样的善良,一样的坚强,或许工作的压力,或许感情的失意,或许交友不慎,使他们不幸沾染上毒品。他们是违法者,是病人,更是受害者。这一次,市民运动会,让身在强制戒毒所里的他们,能够像普通市民一样挥洒他们的汗水,激发他们的运动热情,强健他们的体魄,从而更加积极地接受康复训练,及早回归正常人的生活。本期节目,让我们一起聆听市民运动会中不为人知的运动会——戒毒运动会。

  宣传片:一次吸毒,让他们误入歧途;一场运动会,让他们改变心态;戒毒所里的他们,每天都在积极地进行锻炼;市民运动会的到来,改变了他们的身体素质,也同样改变了他们的心态。欢迎继续收听本期节目——戒毒运动会。

  小李(化名)是上海本地人,今年34岁。通过交谈,我们发现,他并不清楚自己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吸食的毒品。首次吸毒和复吸,在他看来是心理压力过大。现在通过市民运动会,通过体育锻炼,规律的作息,让他的身体越来越好,而他最大的心愿当然是顺利戒毒,早日回归社会。

  记者:进来多长时间了?

  小李:进来快一年。

  记者:当时吸食的什么毒品?

  小李:冰毒.

  记者:当初怎么会碰到毒品的呢?

  小李:不顺吧,外面做事情不顺,心里压力大,就开始碰了。

  记者:有些人压力也蛮大的。

小李:这个怎么说,这个就说不清楚了。

  记者:就是你还没有详细的找到自己的症结所在是吗?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原因?

  小李:接触的人不对吧。

  记者:第一次怎么碰,碰到谁,你还记得吗?

  小李:记不清楚了。

  记者:记不清楚了?你三十四岁啊,怎么会记不清楚啊?

  小李:早的时候我们都出去玩,KTV就有了,里面就有的。

  记者:那你是被动吸毒还是主动吸毒?

  小李:这也说不上,自己嘛心情也不好,酒嘛也喝多了,就开始碰了。

  记者:有点稀里糊涂,不知道什么时候第一次碰的?

  小李:前七八年碰过一次,当中隔了七八年这次再进来的。

  记者:中间七八年都忍过来了,又遇到什么不顺的事情了?

  小李:搞不清楚吧,一下子压力有的时候也蛮大的,心情也不好,然后外面做事也不顺,想到了嘛,然后又开始吸,复吸了。

  记者:我跟你交流沟通当中,我发现你提了三次搞不清楚了,你是真的不想去搞清楚自己呢?还是喜欢用这种话来找借口呢?

  小李:我也说不清楚。

  记者:你还提到一个就是压力大了,上一次也是压力大,这一次也是压力大?

  小李:反正觉得压力大了,想找个解脱的办法。一下子找不到怎么解脱嘛。以前不是复吸过嘛,想从这个方面缓解压力。

  记者:那你现在有没有找到一种解压的方式?

  小李:有啊,我刚刚进来的时候身体发胖啦。现在有专门针对我们的康复训练啊,现在身体嘛也好了,也瘦下来了,肌肉也长出来了,现在这样也蛮好。

  记者:看你蛮健壮的。你这次市民运动会的康复运动会你参加了吗?

  小李:参加了。

  记者:参加什么项目啊?

  小李:跳绳啊。

  记者:一分钟跳绳啊。拿了第几啊?

  小李:没名次。

  记者:哈哈哈,大家都是参加的团体赛吗?

  小李:重在参与嘛,最主要是自己调养一下身体嘛。

  记者:当时上学是在上海念的吗?

  小李:是。

  记者:是上海本地人?

  小李:上海人,技校毕业,毕业后做厨师。

  记者:蛮好的工作嘛,你还有多长时间出去啊?

  小李:我还有一年。

  记者:出去之后想过做什么吗?

  小李:还是跟以前一样干活啊。总归上班了。跑跑步,锻炼身体。

  记者:做什么呢?

  小李:自由职业吧。

  记者:自由职业这个范围太大了,

  小李:做点小生意。

  记者:你有想过怎么样去避免碰到以前的不好的人吗?

  小李:以前的人也都不接触了。出去再看吧。反正小孩也都有了。

  记者:你也有小孩了?多大?

  小李:六岁多,女孩,天天想,小孩不知道,瞒着她。每个月都有来探望的。

  记者:他们对你好吗?

  小李:家里啊。肯定好的,自己亲人嘛。

记者:社区康复和这里,你比较过吗?

  小李:外面最主要是靠自己,这里有针对性的康复训练。出去嘛,他们就是每个月给你检检查,也不怎么管的。

  小钱(化名)同样也是上海本地人,与小李不知道自己怎样沾染上毒品不同,小钱清楚地知道,自己交友不善是主因。还有两个月即将离开强制戒毒所的他,利用自己的特长,每天带领学员们积极健身,体重从刚进戒毒所时的108斤,涨到了138斤。通过努力训练,在市民运动会中更是取得了羽毛球团体赛第一名,个人第五名的好成绩。

  记者:能问一下您的年龄吗?

  小钱:34岁。

  记者:当初是怎么沾上毒品的呢?

  小钱:当初是年轻不懂事。上学的时候本来就不是很成熟,跟社会上的人玩在一起,然后好奇心,就染了毒品。

  记者:你是哪里人?本地人吗?

  小钱:对,闵行的。

记者:那你到这里以后,是内心积极主动想戒毒,还是无所谓?

  小钱:当然是自己积极主动,想回归社会,回到父母身边,想要戒毒,把身体练好。最主要就是为了孩子。

  记者:孩子多大了?

  小钱:12岁了。想她。每年7月份过生日,现在又要过生日了,想做张卡片寄给她。

  记者:来看你吗?

  小钱:我不希望她来看我。一方面,她现在还不知道我在里面,家里人也瞒着他。我想,怕对她以后成长有伤害,所以我不想告诉她。

  记者:那你以后会选择从始至终就不告诉她吗?

  小钱:等她大一点。

  记者:有没有觉得心里后悔,还是一些什么感受?

  小钱:后悔当然后悔,还剩几十年,我想好好地对父母、对老婆、对女儿,用后面的几十年来回报他们。我还有两个月就能出去了,每年最喜欢的就是打羽毛球。每年这里开运动会,就代表大队出去比赛。

  记者:打得好吗?

  小钱:还可以,前三名总归好拿的。而且我在外面本来就是从事健身行业的,我有国家资格初级教练证,在健身房里做过一年的私教。

  记者:那你现在体格还是挺好的。

  小钱:肯定没在外面好,外面天天练。

  记者:现在和你刚刚进来的时候,通过康复,身体各方面有变化吗?

  小钱:肯定有变化的,以前吸毒的时候,昼夜不分的,每天想的就是毒品。进来以后,生活作息很正常的,时间长了,一年半年下来,明显感觉身体状况好。以前老是觉得没精神,现在不一样,每天作息呀、身材呀,各方面反正都蛮有精神的。我以前啊,108斤,现在69公斤,174。

  记者:康复运动会你参加了什么项目?羽毛球吗?

  小钱:我参加了羽毛球,这次拿了第五名,大队第一名。团队是第一名。如果我带大队的话,每个星期两次组织到这里来练习的话,我只要过来都会指导他们。大家在一起嘛,和睦为主,自己能帮助到他们嘛,很庆幸。

  记者:那你自己对成功戒毒有信心吗?

  小钱:有信心,肯定有信心。

  记者:那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说的?

  小钱:希望大家珍惜在这个社会上的时间,人生下来不容易,能和父母在一起,还是父母最重要,教育好下一代。上次父亲来看我的时候已经说过了,工作已经帮我物色好了,等我出去以后,我只要面试一下,先找个稳定的工作,后面怎么打算以后再说。

  记者:那你家里经济条件,各方方面能力还是很强的。

  小钱:也就一般吧,普通的工人家庭。父母再过一年马上也要退休了。

  记者:家人对你有变化吗?

  小钱:没有,他们还是对我很好,很关心我,没有放弃我。所以我要珍惜。基本上每个月都来看望。

  记者:当时是吸食什么毒品啊?

  小钱:吸食冰毒。以前第一次碰的海洛因,后来碰的冰毒。海洛因伤害比较大嘛,心里比较侥幸,想伤害小点,后面就选了冰毒。一个是生理上的痛苦,一个是精神上的伤害。冰毒是伤脑神精的,海洛因是对身体,包括内脏、器官等,伤害比较大。

  记者:那等于不是第一次进来了?

  小钱:第二次了。

  记者:为什么当时没坚持住呢?

  小钱:那时候也是压力,工作各方面。我出去以后三四年都没有碰,一方面是工作上的,一方面是社会上的。工作一直有的,做了三四年了,都是体力活,工作强度比较大,经济收入又不是很好。家里面,父母也是工人,还要养个老婆,还有孩子,总觉得自己赚钱不够多。

  记者:然后生活困难的时候……

  小钱:然后学会逃避。

  记者:谢谢,非常感谢。

 

  宣传片:他们,曾经也和我们一样,一样的善良,一样的坚强,或许工作的压力,或许感情的失意,或许交友不慎,使他们不幸沾染上了毒品。他们是违法者,是病人,更是受害者。这一次,市民运动会,让身在强制戒毒所里的他们,能够像普通市民一样挥洒他们的汗水,激发他们的运动热情,强健他们的体魄,从而更加积极地接受康复训练,及早回归正常人的生活。本期节目,让我们一起聆听市民运动会中不为人知的运动会——戒毒运动会。

  宣传片:毒品品种多样化,吸毒人员年龄年轻化,是目前上海乃至全国面临的禁毒难题。与此同时,吸毒人群的加大,导致了医疗卫生问题也与日剧增,欢迎继续收听本期星期运动汇节目——戒毒运动会。

  上海,近年来合成毒品滥用问题越来越严重,导致高境戒毒所收治的合成毒品强戒人员也越来越多。上海市高境强制戒毒所综合运用中医理疗、运动康复、饮食调理、认知训练等先进康复手段,从生理、心理两个层面对成瘾人员进行干预。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卫生所负责人哈建群也向我们介绍了他们的主要职责所在,哈建群:我主要负责他们医疗这块,我们包括新收体检,还有常规门急诊、日常门询诊,我们这里看病就是通过门诊和询诊两部分。我们主动上门为他们服务,就相当于社区家庭医生,我们全都是上门到他们那个大队去,上门去看病,不是说带到我们这里来。根据他们大队报的病的情况,对他们进行一个诊治。

  长期吸食毒品,人体内各器官机能遭到破坏,身体长期缺乏营养,出现了不同于常人的生理特征,疾病也较常人多出许多。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卫生所负责人哈建群:他们身体情况,典型的就是心血管疾病,还有慢性病,比如糖尿病、哮喘,癫痫。另外,我们今年危重病人比较多,所外就医的就有四五个人。在我们这里查的,有喉癌晚期的,还有肠癌晚期的,上周还有一个白血病,再上一周有个心梗,吸毒对他们还是影响比较大的,不一定是必然,但是对身体肯定是有影响的。因为长期吸毒对他们大脑,心血管都有损害。  

  健康体检可以让我们发现健康状态中的危机,消除产生疾病的危险因素。对于正常人来讲,一年一次的体检一般可以满足监控身体的频次。但对于吸毒人员来说,体检次数要达到三次才能够达到监控身体的目的。在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里,帮助戒毒人员体检的都是三甲医院的医务人员。哈建群:我们对他们身体情况是非常关心的,刚进来“新收体检”,一年期有“一年期体检”,还有出所前三个月有“出所体检”。对他们身体就是一年体检三次,可能比我们在外面的干警待遇还要好。对他们身体确实是非常关心的。进来时血压很高,上面达到两百,下面是达到一百二,非常高的血压,经过我们这里治疗以后,血压基本可以下降到达标。我们还搞了人体成分分析仪检测,进来以后检查基本的身体状况,等到出所一年都有个记载,对他们身体,包括脂肪、肌肉等都有个检测。现在在他们的健康档案上都有记载,反映他们进来的情况和出去时的身体状况。我们现在请外面来给他们做健康体检,就是海军411给他们健康体检,专门出具一个健康体检报告。每人有一份健康体检报告,身体的状况在里面有比较详细的记载,他们如果想了解的,我们会给他们看一下。如果他们大部分都不要看,有些人不想看,就不给他们。需要了解的,我们有主管医生讲解,就是根据那个体检报告,你身体是什么状况什么情况,我们对他们有讲解。

  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卫生所负责人哈建群告诉我们,本所有医生三人,外聘人员四人,七名工作人员负责全所的医疗工作。平时不仅要负责戒毒人员的疾病管理,还要跟戒毒人员斗智斗勇。哈建群:强戒人员看病要装的,无病呻吟。今年碰到三个,送到长海医院,医院最终说是装的,这种情况很普遍。社会医生对这方面就不适应,他总是信任病人,觉得就是病了,不是装的,实际上是装的。他们说,来了以后,“这个病我们看不来了”,明明看了检查出来都是好的,戒毒人员偏要讲“我头晕”,马上要不行了。这种情况的人蛮多的,我们这里人要跟他们斗智斗勇。他们要达到他们逃避强制隔离戒毒的目的。一个是变更,变更到社区戒毒,他们进来以后就跟我们明讲的,我到你们这里来是搏一下,想出去。他们是强制戒毒,不是自愿的,他们进来就说,我们是强制进来的,不想进来的,是你们非让我们进来的。我又没犯法,我自己花钱买的毒品,真正自愿戒毒不多的。

  宣传片:戒毒难,让复吸人员戒毒更难,如何让瘾君子们顺利脱毒、不复吸,一直是禁毒工作面临的世纪难题。让体育介入其中,让运动上瘾,把康复运动成为日常习惯,从而摆脱对毒品的依赖,一直是戒毒所工作人员的心愿。欢迎继续收听本期星期运动汇——戒毒运动会。

  在整个采访过程当中,我们听的最多的就是康复这两个字了。“康复训练、教育矫治、戒毒医疗是教育戒治的主要内容和基本手段。尤其是康复训练,对于戒毒人员缓解症状、恢复生理机能和提高身体素质具有明显促进作用。张道峰说:我们局里这个康复工作,我们讲“三二一”。“三”就是每个戒毒人员要掌握三个基础的操,就是我们刚讲的,广播操、健心康复操和太极康复操,这三个操是最基本的叫“三”;这个“二”呢,我的理解有两个,一个是80%的对象要掌握两项运动项目,还有个二就是每周要保证两小时的康复训练,这是我解释的“二”;“一”呢就是说,每周每个戒毒人员要保证室外活动一个小时。张道峰:整个康复工作呢应该来讲,我们局里康处相当重视。因为戒毒讲到底就是康复、训练,对吧,这是这个情况。基本上我们是按照四个原则做的:一个是安全性和有效性结合,首先这个项目是不是安全,是不是有效果,安全有效果这是一个原则;第二个是科学性和针对性结合的,不是什么东西都拿来训练的,要看是否具有科学性,对我们的戒毒人员是否有针对性;第三个是健身性和文化相结合;最后一个是教育戒治和康复训练相结合,这四个原则统筹领导下进行的。

  强制戒毒所是指将吸毒人员强制与社会隔离,集中进行戒除毒瘾、进行戒毒治疗的场所。一般强制戒毒所都配有相关的戒毒药物、相关的医护人员。戒毒所的分类主要有自愿戒毒所、社区戒毒所、强制戒毒所。上海共有6个强制戒毒所,一个自愿戒毒中心,为了便于管理,在性别上进行了分类:现在上海有女性戒毒所、有青东戒毒所等,都在青浦地区。男性戒毒所有四个。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里,戒毒人员全部为男性。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副所长张道峰:我们所和其他所有一些地方是不一样的,全上海市的男性全部交到我们所,因为我们的所经过两个月的训练以后,脱毒训练,再分到各个所。女性不管,女性有她们自己的所。男性前期两个月在我们这里,所以我们康复训练要做到几点。这里我们要分为几块,首先公安移交过来,十五天。十五天还没走完生理脱毒期的,这段时间人的身体还是十分虚弱的,情况我们也是不清楚的,这个十五天里主要是排摸。在康复训练之前,我们把他的身体状况,疾病状况,人员结构我们先给他排摸清楚,为下一步康复训练做准备。这段时间,我们每一个楼层、每一个大队都有主治医师嘛,有膳食营养师,有社会体育运动指导师,我们叫康复指导师。这些人来了之后,我们对他们进行分类排摸,为下一个康复训练做准备,十五天以后我们把他移交到集训大队,就是新生教育大队。他们的生理脱毒期还没有完全度过,这段时间,从训练角度来讲叫适度训练。那么这个时间我们给它配了一个字叫“学”,重在学习,因为这段时间是为下各个所做准备。就要把各种康复手段,比如说“三操”,都要学会,要学会一些知识的掌握,这叫“学”。四十五天之后,我们就开始分流了,分流到下个所或者我们还有的两个大队,叫“身心康复期”对吧,这一段时间我们叫“训”。重在训练,行为养成,重在训练,康复训练,各种训练手段。临结束的前两个月,我们叫“巩固期”,我叫它“固”,就是前面的康复训练成果,我们通过这段时间让它固定下来,让他们养成体育锻炼的良好习惯,就是这个情况。

  按照法律规定,强制戒毒期是两年时间,上海进一步规定,派出所抓到吸毒人员要首先在公安系统的强制戒毒所进行生理脱毒一个月。一个月结束后,就转到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强制戒毒两个月,男性戒毒者全部转到高境强制戒毒所。在这里经过两个月的脱毒期后,绝大部分吸毒人员会分到其他的戒毒所,进行后期的戒毒治疗,还有一小部分会继续留在高境戒毒所,因为这里有1200个床位,可供一小部分戒毒者继续进行后期的康复。尽管高境戒毒所有1200个床位,上海所有戒毒所床位加起来共有6750张床位,但是上海市每年新增的吸毒人员超过了10%,仅公安机关登记在册的就有8万2千人。所以按照10%的比例来算的话,这个床位数量还远远不够。上海戒毒局生活卫生康复处副处长徐定:大致的数据,35岁以下我们把他叫做青少年,现在占的比例大概45%-48%。根据现在的趋势,对于现在吸毒的,以前是海洛因,现在都是合成毒品,就是摇头丸、K粉。这个年龄也在逐渐下降,你看按照禁毒法的话,年满17岁才可以进来,现在我们18岁以下的有17个。而且大多数都是初中,学历比较低。另外就是,根据现在的情况,外来务工的、外省籍的吸毒的占40%。还有就是从趋势来说,女性的发展趋势比男性还快一些。现在女性原因比较多,吸毒一个是娱乐性的,一个是工具性的,她可能是一种谋生的手段,呵呵。以前吸毒都想象不到,洗澡店啊、理发店啊、夜场。

  毒品是万恶之源,一旦吸食必将步入万丈深渊。缘何掉进了毒品的“陷阱”,是交友不慎惹的祸,还是监管不力埋下的根,说到底,还是个人价值观动摇,思想滑坡,信念失守酿造的人生“苦果”,最终悲剧收场。市民运动会,让戒毒人员享有和普通百姓一样的健身权利,增强了戒毒人员的体质,促进身体恢复,同时培养了他们的道德和意志品质,对人体机理恢复起到最直接的作用,对戒毒康复人员的身心恢复更有着长久而深远的影响。这也体现了市民运动会不设参赛门槛的特性,为广大市民提供均等化、便利化的全民健身赛事服务,实践平等参与的体育精神,增加上海体育人口,掀起全民健身新热潮。如果收音机前的您也喜爱运动,想参加市民运动会,可以关注市民运动会官方网站或者是上海市体育局官方网站进行查询。好了,本期星期运动汇就与您分享到这里,节目监制顾洁、刘琦、俞剑,感谢您的收听。我们的节目在每周六早间10点首播,下午5点重播,您还可以通过手机APP阿基米德来回听,下周六再见。

上海市体育局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52248号-3 市民运动会门户网站

Copyright@Shanghai Sports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