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965365

"绿地集团杯"上海市第二届市民运动会

首页 > 信息详情页

星期运动汇市民运动会专题——棋类总决赛

发布时间:2016-11-12

媒  体 : 五星体育广播 星期运动汇  2016-11-12

题  名 : 星期运动汇市民运动会专题——棋类总决赛


动听全天候,体育第一台。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收听星期运动汇,星期运动汇我们一起来聚焦市民运动会。随着时间的行进,第二届市民运动会当中的围棋、象棋、国际象棋三个传统棋类项目迎来了各自的总决赛。都说棋如人生,你可能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也可能山穷水尽绝处逢生。正是这一招一式的禅味儿,让大家对下棋爱不释手。今天的节目我们就请象棋国家大师郑轶莹、围棋业余五段选手陈佳乐,以及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王蕾,来跟我们一起分享他们参加市民运动会的故事。

象棋国家大师、第二届市民运动会棋类项目总决赛负责人郑轶莹:大家好,我是郑轶莹,是象棋国家大师,也是第二届市民运动会棋类项目总决赛的负责人。棋类正式立项有三个项目:围棋、象棋、国际象棋。国际象棋和象棋是两个棋种,象棋是大家传统意义上的中国象棋,在立项的时候为了能够更好的推广项目,国家体育总局就把中国那两个字去了,官方称为象棋。

丁珧:市民运动会棋类总决赛涵盖的内容还是很广的吧?除了象棋、国际象棋、围棋以外,还有跳棋、五子棋,还有其他的吗?

郑轶莹:还有斗地主、休闲棋牌、桥牌。五个棋两个牌。市民的参与度非常高,陶冶情操,有点智力对抗,参加人数还是很多的。

丁珧:那有没有统计过今年棋类比赛中总共有多少人参加?

郑轶莹:好几万了吧,也没有具体统计过,侧重点在总决赛上,五个棋类都有三四百人,比较多的话,是围棋、象棋。国家跳棋和五子棋不像传统棋,但参加的人数也不少,市级比赛参加也有十几万。

丁珧:三个传统棋类项目,是不是围棋的人数高于象棋,高于国际象棋?

郑轶莹:目前整个上海的格局确实是这样的,学围棋的小孩子比较多。为什么呢,个人觉得,先是明星效应,上海有常昊,大家有榜样的感觉。还有中日韩比赛,关注度较多,国人有民族感。

丁珧:这样来说,是不是暴露一个问题,会不会象棋和国际象棋是你们宣传力度不够,或者说没有名人效应。

郑轶莹:我觉得也不能这么说,因为象棋有胡荣华,国际象棋有上海队倪华,打破了欧洲选手八十几年的奥赛男子团体冠军。方方面面有很多因素在一起吧。我觉得象棋的群众基础挺好的,在公园里面下象棋的还是挺多的。像国际象棋世界大赛比较多,欧洲下国际象棋比较多,像比尔盖茨和小扎也有参加国际象棋的比赛。宣传方面也确实有一点不够,总感觉氛围没有围棋的学习热潮。2015--2017年教委和体育局有办过一个上海市传统学校,围棋、象棋棋牌类项目课。二十几所学校都可以学习棋牌,推广的力度也蛮大,学每个棋种的学生都挺多的,只不过围棋特别多。

丁珧:其实在上海棋类文化氛围也是很浓厚的,只是我们平时关注不够。

郑轶莹:因为棋类比赛有一个竞技的特点,不像三大球观赏性那么大,观众也要有具备一定棋牌的水平。水平越高的人,看高手的棋会觉得更加有意思。而如果说不会下棋的人,会觉得很枯燥。而且棋类是深思熟虑的项目,时间比较长,有时候电视里一个盘面要定个二十分钟,我想会下棋的可能会跟着一起思考,不会下的可能就觉得电视机怎么就这样了呢。

丁珧:以为电视机坏了,从电视直播的角度是缺乏精彩度,围棋可能还好一些。

11月6号,市民运动会围棋总决赛在棋类总决赛中率先决出了各个组别的冠军。围棋爱好者不但特意前往静安寺参赛,还在比赛间隙围观高手对弈,交流切磋技艺。对他们来说,纵横19路361个网格,幻化出的千般变换具有无比非凡的魅力。业余五段的陈佳乐是众多前来参赛的小朋友当中非常有特点的一个选手,仅仅十岁的年纪却已经有了七年的棋龄。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听她的故事。

丁珧:小姑娘你好啊。

陈佳乐:啊,姐姐,你好。

丁珧:哈哈,到底该叫什么?阿姨还是姐姐?思考一下?不要看你爸。叫姐我会觉得自己好年轻,叫阿姨也正常。能告诉我们你叫什么?

陈佳乐:我叫陈佳乐,今年十岁。

丁珧:小姑娘你是学围棋的吧,学几年了?从几岁开始学的?

陈佳乐:十岁了,从幼儿园小班开始学的,学七年了。因为幼儿园有这个项目的。

丁珧:啊,坚持了这么长时间。明白了,是幼儿园有这个项目,后面学着学着对围棋有一定了解,后面开始是喜欢它,还是家里人给你压力要你继续学?挑拨你们关系了,哈哈哈

陈佳乐:我是个人比较喜欢下棋。

丁珧:个人喜欢下棋?那你喜欢围棋什么呢?就一个黑棋一个白棋两个子吃来吃去,多无聊啊。

陈佳乐:我觉得围棋是益智类游戏,下棋的时候,多思考对身体也有帮助。

丁珧:那你到现在为止都参加了什么比赛了?

陈佳乐:上海的比赛能参加的都参加了。

陈佳乐参加了幼儿锦标赛、小应氏杯、定级赛、升级赛、段位赛、市民运动会总决赛、上海市十项系列赛、唐桥杯等等一系列的比赛。

丁珧:周末的话都不闲着,都要去参加比赛,有多少时间周末能安安静静在家睡懒觉,不出去的?

陈佳乐:休息时间比比赛时间多。如果没有事的话,上午在家休息,下午去上课。

丁珧:那还可以。这种时间分配自己感觉挺满意的,没有被围棋比赛压得喘不过气来,那就行。很享受围棋这项运动。你都赢过哪些比赛?

陈佳乐:以前赢过小应氏杯、唐桥杯、阳光体育大联赛、还有以前拿过十项赛。

丁珧:天哪,你怎么这么厉害?你爸妈平时跟你一起下棋吗?

陈佳乐:我小时候爸爸跟我一起学,大班的时候后来爸爸跟不上了。

丁珧:跟不上了?不是工作忙,是跟不上了,这个答案是今天所有访谈中最满意的一个。小朋友太赞了。太可爱了,小姑娘。今年三月份,围棋界有个大新闻,就是人机大战,你有关注吗?

陈佳乐:感觉就是不知道他想什么,理解不了,太高了。

丁珧:是阿尔法狗下的棋让你出乎意料,还是没办法按正常学习的思维去思考它?

陈佳乐:很难想到,毕竟是机器。计算机的思想范围比我们下围棋大。

丁珧:那你觉得人类挑战机器还是机器能够战胜我们?

陈佳乐:我觉得阿尔法狗的出现让人惊讶,但是仔细想想应该还是可以战胜的。

丁珧:为什么?

陈佳乐:机器人也不一定是完美的,我觉得可以试着去找它的弱点。

丁珧:其实这件事情你也一直很关注,你也全程看了比赛,那你有没有找到阿尔法狗的弱点?有没有想过怎么去战胜它?

陈佳乐:我觉得和机器下棋,得去跳出它的思想范围。

丁珧:好厉害的!到目前为止,你还是没有找到阿尔法狗是怎样的思考方式对吗?小姑娘好棒!围棋这块类似常昊等名人还是很多的,你有没有自己喜欢的老师?明星?围棋运动员?为什么?

陈:我比较喜欢屠龙之类比较精彩的对决,江维杰、米玉婷那类的。

屠龙是围棋里的一个常用术语。大概可以理解为:在黑白双方对攻中,有一方的一大片连在一起的棋子最终不能自己做活,被对方全部吃掉。这样使得被屠龙的一方不但损失了好多棋子,而且导致攻击彻底失败。一般情况下,棋局已经就此宣告结束,除非他也屠掉了对方同样的“大龙”(这叫转换),使得双方得失均衡。有屠龙的对局,双方的攻杀非常激烈,因而很具观赏性。

丁珧:那你的棋风也很犀利啊,现在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你也是以屠龙的方式解决战斗的吗?

陈:努力吧,就感觉普通下的胜率比较低,屠龙机会多一些。

丁珧:这你都统计多了,好厉害。虽然你才十岁,按人生一百岁的话你才过十分之一,是非常非常的一颗青春小苗,你对自己以后围棋的人生,有想过吗?成为什么样的人?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会不会与围棋有关,有想过吗?

陈:应该是比较想做跟围棋有关的事情。

丁珧:对自己有要求吗?

陈:努力达到下个目标,定上职业,达到职业。女子这几年是前五名。

丁珧:那你现在已经是业余五段了,作为业余爱好不是挺好?干嘛想当职业棋手?

陈:想。向於之莹学习吧!

丁珧:除了围棋成绩以外,那在学校成绩好吗?有什么课程,有语文数学英语?都还好吗?

陈:都还可以。

丁珧:你会觉得以后围棋下得好了,文化课都不是问题对吗?

陈: 我觉得文化课只要赶得上就可以了。

丁珧:好的,谢谢。我这边没什么问题了。

本月15号到16号,上海市第二届市民运动会中国象棋总决赛在嘉定区丰庄中学举行,数百位选手分不同组别展开对弈,比赛现场,从6、7岁的孩子,到退休后以象棋为乐的白发长者都能见到。令人惊奇的是,比赛人群中居然还有曾经的国家级大师选手。郑轶莹便是其中之一,郑轶莹2005年加入上海象棋队,同年获得女子中学生组个人冠军。2007年获得“伊泰杯”个人赛大师称号,2008年大师赛获女子组冠军。现在的郑轶莹不常参加比赛,但工作生活依然与象棋有关。今年的市民运动会棋牌项目总决赛她更是负责人之一,下面一起来听听她的故事。

丁珧:说说您自己吧,作为市民运动会棋类项目总决赛负责人之一,我相信你自己又跟这象棋有着不解之缘。您是怎么跟象棋结缘的?

郑轶莹:我是南市区的,现在是黄浦区。当时学校有象棋这个特色,会有老师来挑一些数学成绩比较好的,每个年级都会挑一些,一起学学,愿意下的,成绩比较好的就留下来。我是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学习了。

丁珧:其实就是透露出你数学成绩很好,逻辑思维很强,才会被选中的喽?

郑轶莹:对,我不太喜欢文科,我喜欢理科。有些同学都不太喜欢应用题,我挺喜欢的。应该理科都比较好吧。

丁珧:看来你天生就有下棋的天分。

郑轶莹:其实我天分还好,我感觉一般般啦。因为好的棋手,你会感觉到很明显,感觉到围棋的算度、大局观这方面都要考虑到。都说棋如人生,一个人平时的性格各方面真的是棋上都可以体现出来。

丁珧:在学校的时候,给我们的感觉女孩子可能小时候数学成绩还好,但到初中尤其是高中高二的时候,就拉开成绩了,男生数学成绩开始好了,女孩子死记硬背方面开始显现。是不是可以说象棋、国际象棋中,这两个项目当中男生更占优势,或者说他们学的人更多参与这两个项目的男生更多?

郑轶莹:棋也真的是这样的,男生的水平明显比女生高,男女一起训练的话,女生进步比较快。下得投入的话,下棋也是挺伤神的。如果说你很投入的话要看你怎么看了,我每次比赛都会瘦一点回来,我说成功减肥。而且那些专业的棋手下棋投入的时候,大冬天啊,如果下来一步臭棋脸上汗珠就这样流下来,或者说有的时候这个下一个棋不亚于跑一个八百米,体力也是很耗的,比赛下得最长的一盘棋下了八个小时,所以一些选手都是有锻炼的。一天一盘还好,一天两盘的话强度太高了。就是因为你脑子一直在高速地运转坐在那边。

丁珧:坐在那里动也不能动,然后要一直不停的思考思考啊,累也累死了。你不觉得苦吗?

郑轶莹:不会的,真的下棋的人啊,不会觉得坐在那里八小时很枯燥的,反而觉得时间不够用,就是”这步棋不能再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想清楚“这种感觉。因为那个下八个小时的时候,双方用时的关系,那个时候用的还是比较老的赛制,就是十分钟之内必须下满十步,就是你随便怎么分配这十分钟,下到后来觉得时间不够用啊,想多给我一点时间就好了,完全就不会想我坐了多久。

丁珧:那你有烦过吗?会觉得说以后再也不下棋的时候吗?

郑轶莹:现在我退役了吧,刚退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去下下比赛也是挺好的,会会下棋的那些老朋友也挺好的,现在就觉得太久没下了,会不会去比赛被小孩子杀得太惨,而且我想我真的下比赛的话,可能还需要恢复训练一下。那些布局还得准备一下,不然的话估计会很惨。因为毕竟下棋的人如果去比赛了,你在当中享受这个过程,总是不愿意输的吧。我觉得没有一个天天输的愿意去,总归是越赢越有信心吧。

丁珧:那你觉得象棋带给你最大的乐趣是什么?

郑轶莹:这已经谈不上乐趣了,就是觉得从小到大生活当中就已经离不开棋,不管说是工作,(因为我先生也是下棋的嘛),然后就是说无处不在吧。人家看新闻会去看什么球类的,(我会关心)围棋有什么新闻?国际象棋奥赛比的怎么样,国际跳棋现在中国棋手成绩都不错,就是还是关心棋牌这一类的。

丁珧:那现在我们的成绩在国际上怎么样?

郑轶莹:象棋肯定是咱们国家最好。欧洲德国那边开始推广了,东南亚比较好。围棋下的人多了,厚度非常好。下得好的年轻人特别多,像柯洁也是非常年轻。国际象棋的话,中国女子的候逸凡,像上海的居文君也是特别厉害,中国男子的成绩跟世界顶尖的成绩还是有点差距的,但也是越来越接近。特别厉害的,像欧洲的卡尔森啊还是要厉害一些,传统强国嘛。然后国际跳棋的话,开展力度比较大之后,像上海、湖北、山东这些,有几个大的省市,四川也是开展吧,就像赵雯副市长一直说我们上海要打造一个智慧型的城市,就是智力运动成绩一定要名列前茅,就鼓励我们这么说的。所以棋类的成绩还是要得益于群众基础好,上海棋牌类的群众基础还是非常好的。

丁珧:所以上海棋院、上海象棋协会、围棋协会都是下了很多功夫,做了很多工作。郑轶莹刚刚初为人母,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角色的转换,最大感受是什么?

郑轶莹:心里多了一份牵挂。可能以前很少出去比赛了,工作上可能还是有些影响的,我觉得以前是工作狂的。现在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心里的重心可能还是会在家庭。家庭观念比较强的,可能倾向于管管孩子,等孩子上幼儿园了就多做一些工作。现在的话,上海棋牌类比赛太多了,一年估计有200多个的感觉,双休日都有比赛,现在是负责竞赛,上海的学生比赛特别多。全国比赛想去也可以,像现在的全国锦标赛,只要是大师就可以报名,资格还是给你保留的。能去自己比赛,说不定,以后过两年自己什么时候手痒了还可以再去下一盘。

丁珧:说不定过几年和自己儿子同场竞技了。

郑轶莹:还是让孩子自由发挥,我感觉现在的父母还是比较开明的吧,看孩子喜欢什么。我先生就经常说我们不能做折断孩子翅膀的父母,不能强加给他们。我觉得现在孩子压力太大了,学画画、又学钢琴,好多啊,我觉得孩子喜欢的就让他去学。

丁珧:刚开始肯定是强制性的。在小孩不懂事的时候,尤其是中学之前,他太小,都是替他做主的,然后很多家长在说,体育运动必须让他参加一项,艺术参加一项,然后棋类,围棋、象棋、或者国际象棋一定要选一个,理由是什么呢?说他学完棋之后,不管他爱不爱下棋,但是逻辑思维可以培养他,然后头脑可以培养他,脑子一旦开发好了,那以后干什么不行啊?所以他们都会有这种思考,所以你会发觉棋类是家长们为孩子铺路的整个通道上必选的项目。

郑轶莹:就像我们很多办赛是在学校里办,然后一些校领导都会说,我们特别愿意办这些棋类比赛,孩子又乖,危险性又不太大,学校又支持力度很大,他们说同样选学生,我们肯定会选棋类的学生啊,感觉聪明一点。其实我觉得也是,学棋牌类的也是有好处的,各位听众家长也说学棋挺好的,

丁珧:那围棋、象棋、国际象棋怎么选?各个比较在里面?有什么好处,有什么不好?

郑轶莹:之前说的,围棋学的人比较多,优势是孩子特别小就可以学了,因为他只有黑子和白子围在一起吃掉。然后围棋四岁的孩子就开始学了,我们围棋上海有最小的六岁达到了业余五段,就是起步年龄特别特别早。象棋的话,起码得认识这些字啊,走法得学。然后国际象棋尽管是立体的,但也得告诉他哪个是哪个啊,比如说走法、移位也得懂了才可以。入门来说,围棋入门的方式是最快的,四个围一个,把他拿掉就行了,就是这样。

丁珧:围棋入门快,但是想要精也难,对吧?

郑轶莹:对,围棋竞争大,学的人太多,基数太大。我觉得还是要看家长是怎么一个想法,他如果只是为了开发智力的话,学任何一个棋都可以。但是如果想孩子能不能往高走的话,学围棋得要做好吃苦的准备,竞争太激烈了。但是像国际象棋,有的家长说:“我就喜欢我家孩子学国际象棋,以后他出国比赛,我就跟着去,当旅游。”因为国际比赛特别多嘛。然后象棋,学象棋的说:“我们家爷爷会下象棋,可以陪孩子下棋,公园里可以看看。”他们就是各有各很明显的想法在里面,很多学生就是说我们象棋还有一个家庭双人赛,就是可以一家,好多都是爷爷或者爸爸带着孩子。

丁珧:所以各个棋各有千秋,就看家长怎么选了。但总体的一句话,下棋确实可以开发智力,下棋确实可以陶冶情操,确实可以提高我们的逻辑思考能力,确实可以培养我们的大局观。

郑轶莹:我觉得下棋确实有很多好处,我觉得家长让孩子学棋是绝对不会后悔。而且他不像画画什么的,还是有些对抗性的。

上海市第二届市民运动会国际象棋总决赛11月6日在上海棋院实验小学收官,各年龄组都决出了最后的冠军。现场参赛棋手中,有一位名叫王蕾的选手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这个王蕾是不是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王蕾呢?退役后她的工作生活如何,又如何会加入到市民运动会的行列中呢?一起来听采访报道。

王蕾1975出生于上海,国际象棋棋手。1983年进上海市静安区体育俱乐部学棋,1988年入选国家集训队,1989年2月进上海市象棋队,同年获女子国际象棋大师称号。多次在国内外国际象棋冠军,棋路稳健,擅长简明流畅的局面弈法。

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王蕾:大家好,我叫王蕾,以前是上海国际象棋队的专业运动员。大学毕业以后转业到了浦发银行工作,一直到现在。

丁珧:感觉跨行跨领域跨的还挺大的,一下从国际象棋的领域一下子到了金融界的人才。

王蕾:对,财大专门有一个国际象棋的特色,当时。所以现在很多下国际象棋的从财大毕业的,财大毕业一般都是在金融领域方面发展。

丁珧:是不是下棋的人脑子都特别好使,也特别适合这一行业。

王蕾:还可以吧。

丁珧:您挺谦虚,挺沉稳的哦。

王蕾:还可以吧。哈哈。

丁珧:我们对您的故事也挺好奇,中国的父母其实都有个特点:“望子成龙,望女乘凤。”让孩子学很多特长,但把特长发展成出色成绩的,就是凤毛麟角了,您当时如何接触到国际象棋,如何坚持到现在呢?

王:也是巧合。二三年级的时候,妈妈生病,暑假没有什么事情,正好有机会在静安区国际象棋俱乐部,当时是凌锋教练在那里教。后面少体校招生,也选上了。自己也喜欢这个运动,父母也支持,就走上半专业的道路了。

丁珧:棋类运动这个项目其实分类很广,为什么单单选了国象?

王蕾:那时候小,国象是立体的,特别形象,很好看,第一感官的认识就喜欢上了这个项目。

丁珧:我不会下棋,哈哈,惭愧。随便上网查了一下,皇后可以随意跑,王一步一步走。您有没有比较过您是哪个子?或者您希望自己是哪一个子?

王蕾:这个问题还真没人问过我。

丁珧:哈哈,那就对了,太好了,这是我们独家。

王蕾:作为一个棋手,一个真正的棋手,是希望把每个棋都运用得凌厉精致,但不希望自己是棋子。哈哈。

丁珧:不希望被人摆布,果然下棋的人有大局观。那你在下棋的时候排兵布阵,把每个旗子最大化,也是必须要思考的,你觉得每个棋要物尽其用还有对个别棋有偏爱?

王蕾:没有,要有大局观。我自己本人是局面性棋手,喜欢把整个局面都hold住的感觉。

丁珧:国际象棋影响到您的性格、生活、思维吗?

王蕾:肯定有影响,逻辑思维得到锻炼,在做每件事的时候会多算几步。反正能想到的多想一点。

丁珧:现在生活中个人信息能透露吗?老公?宝宝?

王蕾:老公是同行业的同事,也在银行工作。宝宝11岁了上预初。

丁珧:是您的构想中的生活吗?

王蕾:其实我不愿意去规划,比较随缘,很少为自己设定目标。自己把自己发挥最好,每年都有进步就好了,自己不断去努力不断有进步就可以。目标嘛,很多东西要看天时地利人和的。

丁珧:这还挺出乎意料的。运动员给自己定计划都很正常的。但是只要过程做好了,结果就应该是不错的。老问题来了,国家象棋比赛、训练中有没有特别的事情?印象深的?

王蕾:第一次参加奥林匹克比赛,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一个团体比赛。当时我大概十四岁,第一次代表中国参加大赛,可能经验不是很丰富。我是作为替补运动员,第四台参赛。前三盘都赢了。第四盘一开始局面是优的,最后时间紧了,出现一个大勺,就是一个大错,被人一下子杀了。那个局面我现在都记得,对我印象很深,感觉特别不好。我现在记忆力不是很好,很多东西都忘记了,但是当时这个局面印象很深。

丁珧:为什么印象深到记到现在?是遗憾自己没有下好?

王蕾:对,觉得自己很不应该,在那么大的比赛当中对那盘棋有点耿耿于怀。下不好正常,输了不该输的,心里会很难受,就非常自责。

丁珧:退役后还把国际象棋当做生活中的一个爱好、一部分吗?

王蕾:对,但是现在工作时间比较忙,可能就是练习下棋的时间比较少。

丁珧:单位里面肯定把你封为大师级人物?

王蕾:没有,因为国际象棋不是人人都会下的那种嘛。

丁珧:但是他们一听到这个世界冠军的头衔是不得了啊,太惊讶了。

王蕾:没有,没有哦,没有。知道是知道,但是大家都是同事嘛,还是以单位里专业交流得比较多,我们都相处得很融洽的呀。

丁珧:有没有同事希望您教孩子下棋?

王蕾:有有有。但是因为现在的工作实在是忙,就算我想教可能也没有时间,所以我把他们推荐到我以前的教练那边学棋。

丁珧:您以前的这些教练现在也还在原来的岗位上,也还没有变化?

王蕾:退休了,但是也还在教棋。

丁珧:跟他们都有联系?

王蕾:对。就是那么多年感情下来,一直有联系。

丁珧:因为有的人从国家队退下来以后,他会说,那我还是做我熟悉的领域吧。可能会自己考虑开国际象棋的培训班啊,教教小孩子啊,或者开棋馆啊,让别人经营啊。

王蕾:不怎么想。我一直在身为棋手的生活当中,特别向往朝九晚五的生活。棋手有时候比较紧张,有时候比较自由散漫,我特别好奇坐在办公室的人们都在忙什么。因为正好学的金融专业嘛,所以我就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丁珧:我们的生活就是有人在羡慕着,应该好好珍惜。老公喜欢国际象棋吗?

王蕾:老公工作中认识的,不是很精通。

丁珧:隐私问题,不深挖了。哈哈。儿子没学国际象棋?

王蕾:没有这方面的爱好,所以我也不强求。他也没有表现出很强的爱好,他喜欢什么就发展什么。儿子喜欢机器人、画画、弹琴啊。

丁珧:儿子也没有用特别崇拜的目光来看待您?

王蕾:那倒也没有,不至于那个样子。只不过参加这次市民运动会,他跟我说,你一定得拿冠军,他给我下指标。

丁珧:这次参加市民运动会感觉如何?

王蕾:累,因为双休日连续下七盘棋,但开心。因为很久没下了,找到下棋的感觉还是蛮开心的,另外碰到很多朋友、老师,很开心。

丁珧:但心里应该有变化吧,以前是职业选手参赛,现在是全民健身,还是重在参与的,对于胜负啊,对于名次就没有办法去要求太多对吧。

王蕾:我退役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市民运动会这些选手都是练过国际象棋,从小学过国际象棋,没那么大差别,水平还是比较高,还有很多财大的专业学生,下起来蛮累的。这次市民运动会办得挺好的,国际象棋这块。它在上海棋院实验小学比赛,以前我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学校,教室里有中国象棋、国际象棋、围棋。小朋友有专门一个学校,可以一边上学一边下棋我觉得挺好的,主办方把比赛都安排得比较好。我们金融工会那边也很重视,我们代表金融系统来参加比赛的嘛 ,最后拿了女子团体冠军。男子团体第四,没拿冠军,因为财大实力太强了。我一直跟我老板说,组队可以,下次我可不可以不参赛了。

丁珧:国际象棋又不看年龄的喽?

王蕾:年龄没有限制,国外有些棋手,六七十岁带着自己的孙女孙子来参加比赛的都有。从我个人来说,我感觉年龄上去记忆力、算棋能力、计算能力后退。

丁珧:有所减退?年轻棋手也给您压力?最小的几岁?

王蕾:对,顶着国际冠军的头衔,压力很大的,哈哈。很小,现在成人组都有很小的选手。初中,十三岁到十五岁,是会压力蛮大的。

丁珧:会不会不忍心下手?

王蕾:那不会。哈哈哈。比赛后会有复盘,有的小朋友家长说,小朋友跟你下棋一点机会都没有。以前的比赛,一但局面占优的话,基本就一直到底。但是现在小朋友的话,他们就可能,你送我一个,我送你一个,可能比谁犯错误的多,犯得大。

丁珧:谢谢。非常感谢。

市民运动棋类各项总决赛已经顺利落幕,接下来,市体育局以及上海棋院会更加注重青少年的棋艺培养。本月的学生运动会、下个月的上海智力运动会,都将积极地为全国智力运动会磨合陈型、锻炼队伍,继续保持上海智力运动在全国的领先地位,继续弘扬棋牌文化、丰富市民群众文化生活、提升上海城市文明程度。好了,听众朋友,本期星期运动汇就与您分享到这里,我是丁珧,节目监制:刘琦、俞剑、顾洁,感谢您的收听。我们的节目在每周六早间10点首播,下午5点重播,您也可以在手机APP阿基米德上进行回听,我们下周六早间再见。


上海市体育局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52248号-3 市民运动会门户网站

Copyright@Shanghai Sports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