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965365

"绿地集团杯"上海市第二届市民运动会

首页 > 信息详情页

星期运动汇市民运动会专题——走进徐汇

发布时间:2016-09-10

媒  体 : 五星体育广播 星期运动汇  2016-09-10

题  名 : 星期运动汇市民运动会专题——走进徐汇


动听全天候,体育第一台,欢迎收听星期运动汇,星期运动汇一起来聚集市民运动会。上海市第二届市民运动会被称之为“我们老百姓自己的运动会”,被称之为欢乐的体育嘉年华,在节目进行的同时,我们也将请进各区县体育局领导、各协会负责人,请他们从总体上来解构市民运动会,企业负责人、协会代表、以及我们普通的健身人群、健身达人都有机会走进直播间,来讲述我们自己的健身故事。今天,我们要把视角转向上海中心城区西南部的徐汇区。徐汇,得名于明末著名科学家徐光启,是上海开埠以来中西科技交流的发源地之一。徐汇区科技资源丰富,区域内有中科院上海分院、上海科学院等科研院所118所,国家级新兴技术开发区--漕河泾高新技术开发区也坐落区内。上海市体育馆、上海市体育场、上海市游泳馆等市级标致性的体育设施均坐落于徐汇区,区内各类体育场地达到2600处,但是人均场地面积却低于上海市平均水平,如何满足市民日益增涨的健身需求,如何更好地服务百姓,徐汇区在全民健身方面都有哪些特色?下面就一起走进今天的节目。

宣传片:徐汇区,区域内百余所科研院所和高校,成千上万的科技人才,以及科技发明的累累硕果与徐汇区雄厚的综合实力相结合,转化成为区域社会经济发展前进的新动力。在今年市民运动会工作当中,徐汇区重点关注居民、职工、流动和务工人员三类人群,坚持以人为本,让更多的市民群众动起来;在市民运动会运作机制上,整合政府、社会、市场三方力量,共同办好市民运动会。在方法上,徐汇区在市民运动会更是做到了与城区历史文化相结合、与重要节日相结合、与兄弟单位相结合。本期星期运动汇,我们一起走进徐汇。

徐汇区位于上海市中心城区的西南部,面积55平方公里,设12个街道、1个镇。现在,徐汇区户籍人口达到92万,常住人口109万。徐家汇是上海的城市副中心之一,漕河泾开发区是全国单位面积产出最高的开发区,西岸滨江现在也成为了上海的新地标。徐汇区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区域经济平稳健康协调发展,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创新动力不断增强。徐汇区社会事业发展水平较高,科技、教育、卫生、文化资源集中,同样体育事业也发展良好。徐汇区群众体育活动蓬勃开展,广大市民喜欢运动,不少运动场馆人满为患。

据徐汇区体育局书记袁欣华介绍,徐汇区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超过48%。徐汇区体育局书记袁欣华:2014年年底,上海开展了国民体质监测工作,通过采用抽样调查的方法,对多个年龄段、总共有6万多人进行体质监测。徐汇市民体质达标率98.7%,在上海各区县中排第2位,仅次于合并前的静安区。其中,还有个有趣的数据变化,根据当时情况,徐汇区3-6岁幼儿阶段体质的达标率,徐汇区在各区县中排第6位,但是在青少年、成年人、老年人阶段,徐汇市民体质达标水平在全市的区县当中就不断地提高了,从第四名到第二名,我想这样的变化是一个综合性的结果,一方面呢,徐汇区的卫生健康水平比较好;同时呢,取得这样体质的不断提高,肯定也是徐汇区市民经常开展体育锻炼的一个积极作用吧。 

上海市民运动会每四年一届。今年4月23日上午,上海市第二届市民运动会在上海体育场开幕。当天上午,市民运动会徐汇赛区活动也正式启动。在参赛对象上,徐汇区重点关注三类人群,即居民、职工、流动和务工人员,坚持以人为本,让更多的市民群众动起来。袁书记表示,本届市民运动会的宗旨是“全民参与、全民运动、全民健康、全民欢乐”,所以,徐汇区在动员组织工作、效果评估上让更多的市民来参与运动,通过体育运动来享受健康和快乐。徐汇区体育局书记袁欣华:参赛赛事组织的对象上面,我们更加关注三类人群。

一是居民。我们通过区域内街道、镇,通过徐汇区1000多支社区体育健身团队、近3000名社会体育指导员,来广泛组织居民的体育锻炼,帮助指导居民科学健身。同时,面向青少年、青年人、老年人,都有适合他们喜好和身体条件的不同运动项目。

二是职工。从徐汇区来说,尤其是徐家汇商圈和漕河泾开发区,都有几十万的就业人群。我们组织白领运动会、职工体育大联赛等活动。各街道、镇通过文化体育作为载体,组织各个街镇社区单位开展丰富多样的活动,加强社区单位的交流,促进社区共建共享和基层治理创新工作。

三是流动人员和外来务工人员。不仅是服务好上海的市民,我们也欢迎兄弟省市的朋友们参与市民运动会。在4月23日徐汇的开幕式上,我们结合长三角旅游休闲季活动,邀请了来自苏浙皖三省的几百名游客参与比赛活动。今年组织了菜场运动会,不少菜场职工、一些摊位的经营户都是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平时在我们上海的大城市打工,说实在话,经济水平条件也是处于中下等的,我们组织了几百名外来务工人员参加菜场运动会,他们都很高兴,反映了上海海纳百川的城市精神,也体现了城市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关心和服务。

截至8月底,徐汇区已经组织各类赛事活动约2000场,160多万人次参与了市民运动会。据袁书记介绍,徐汇区在市民运动会运作机制上,整合三方力量。政府、社会、市场三方形成合力,共同办好市民运动会。

徐汇区体育局书记袁欣华:市民运动会赛事组织机制上,我们更加注重整合三方面的力量,这三方面的力量就是政府、社会和市场,大家一起形成合力,办好市民运动会。从政府的角度来说,现在全民健身是上升为国家战略。原来我们有一句老话,毛主席讲的,“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现在,全民健身不仅仅是体育活动,而且是体现了人的精神文化追求、社会的文明程度,体育其实是和社会、人类进步紧密联系了。所以,从我们徐汇区政府来说,在公共资源配置、公共财政投入、体育综合环境营造、市民运动会组织方面,都作了巨大的投入。现在是讲供给侧改革,我们在提供公共服务的时候一方面由政府提供,在另外一方面呢,我们更发挥社会力量、市场力量的巨大作用,来推进整个徐汇区的全民健身工作。市场力量方面,徐汇是唯一的全国体育产业联系点,现在也在积极创建体育产业示范基地。从体育产业的角度讲呢,应该说关联幅射性较强,不仅是传统的场馆经济、赛事经济,体育产业现在和大健康产业、休闲旅游产业结合,电竞产业也纳入到体育的范畴。据我们调查,2015年,徐汇区体育产业规模95亿元,体育产业税收6.4亿元,居民的体育消费意愿较强,人均体育消费2000元左右。

在方法上,徐汇区在今年的市民运动会上更是做到了三个结合。徐汇区体育局书记袁欣华:徐汇区赛事活动也有一些特点,受大家欢迎的传统项目也是相当多的,在开展活动过程中我们形成了三个结合。

一是与城区历史文化、与发展相结合。骑游老洋房活动,这个活动主要是在横幅历史风貌保护区开展,那边是上海市最大的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区,而且徐汇区现在要把它发展成为慢生活街区,参与运动的人在这里骑着自行车到一些老洋房去领会传统的历史文化的积淀,这里面我们有巴金故居、柯岩故居等,中外游客都很感兴趣。其他的活动像黄道婆棉纺操,我们也知道,对于整个棉纺织业,她是一个比较先驱性的人物,徐汇区华泾镇人,就是徐汇区最南部的镇。我们专门编排了棉纺操,通过棉纺操的锻炼,也让人们对传统历史有更加深刻的了解。还将在9月下旬将举办中国坐标·城市定向挑战赛徐汇赛区活动。

二是与重要节日、节点相结合。比如,六一儿童节前,我们在徐汇滨江组织亲子马拉松比赛,年轻人的家庭,三个人的核心家庭来报名参加,前几届的奥运冠军比如陶璐娜、罗薇等,还有诸韵颖、章文琪等体育明星家庭一起与市民互动,也是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在五一、五四、八一前后,以职工、青年,以及和部队的双拥等形式,我们都组织一系列的活动。

三是“请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6月份,在徐汇举办瑜伽展示活动,来自全市的近千名瑜伽爱好者参加。7月份,在上海体育馆举办上海市学生健身操大赛,来自全市85所学校的中小学生团队,近2000人参加。下阶段,我们将积极承办多项市民运动会的总决赛,我们想让徐汇与兄弟区县的体育爱好者加强互动交流,这是“请进来”。在走出去方面我们也是考虑到徐汇是中心城区,有的运动项目徐汇条件不具备,我们有不少项目走到了兄弟区,比如我们有的单位组织龙舟赛,就到青浦的淀山湖去举行,有的单位组织自行车的骑行活动,就去我们的宝岛崇明去举行。体育是一个平台,是可以进行交流的平台。

徐汇区体育场馆设施普遍充实,市属上海游泳馆、上海体育运动技术学院等一批现代化体育设施和专业院所也建造或移址境内,形成了大型先进体育设施集中、举办国际和全国重大比赛频繁、体育训练和体育科研配套的体育中心区域。

徐汇区体育局书记袁欣华:徐汇区的体育场馆设施有两个特点,一是资源集中,二是相对来说总量有所不足。讲资源集中,主要是大型场馆资源较集中,上海市体育馆、上海市体育场、上海市游泳馆、上海市体育职业学院等等,相当集中,而且都是地标性的建筑。面对的另外一个情况是总量不足,主要是由于中心城区,土地的可开发供给紧张,徐汇市民相对来说经济文化的素养又比较高,对体育锻炼这方面的需求也比较高。从我们现有的场馆资源来说,可能跟市民的需求还匹配不上。据比较新的统计,徐汇区现在有各类体育场馆面积总共98万平方米,按照常住人口来说,是人均不到一平方。2025年,计划要争取达到人均场地面积2.6平方米。所以对这块来说,我们还是想继续努力,不断想方设法增加体育场地面积,满足徐汇市民的体育锻炼的需求。

主要有这样一些考虑:第一步,推进市区结合。市级的场馆合作都已经相当紧密,我们徐汇区和不少街道不少单位的体育活动都是在这些市级场馆里面举办。下一步,可能我们的市民朋友在媒体上也有所了解,徐家汇体育公园将要启动新一轮的规划改造,徐家汇体育公园在上海体育场、上海体育馆游泳馆这一块片区,这个片区有36万平方米,我们徐汇区将积极配合市规划局、市体育局,还有上海市的久事集团,今年完成36万平方米的综合改造方案,目标是打造为承办国际国内顶级赛事的重要载体、市民健身休闲的主要阵地、青少年业余训练的重要场所、体育产业发展的集聚平台。就是说,其国际化、现代化、公共化、公益性将进一步提高。第二个想法是:体教结合。教育系统有不少体育场馆资源,而且近年来由于空气环境等因素,教育系统每年都有翻建室内场馆的学校。教育部门相当支持场馆、操场的社会开放工作。上海中学、南模高中等很多学校的场馆为街道开展群众性体育活动提供支持。第三,体绿结合。现在上海在搞城市管理补短板,徐汇区拆除了大量的违章建筑,建筑违章拆除以后,在建设绿化当中,因地制宜地安排一些体育场地。其中,桂江路拆违后,下一步将安排健身步道、篮球场等8000多平方米。第四,积极推进进园区、进楼宇、进小区。政府要积极地配置社区的体育健身苑点,对体育场地来说,体育局不求自己所有,但求建立“多元投入、共享使用、服务社会、方便市民”的机制和模式。  

社会体育指导员作为群众体育的传播者、组织者、指导者,作用的发挥程度对于群众体育的进一步社会化、科学化和法制化都产生极为深刻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来说,社会体育指导员的自身发展质量直接影响群众体育的开展与发展。因此,重视社会体育指导员的培养与发展是影响群众体育开展程度的重要因素。

据徐汇区社会体育指导员协会秘书长杨晔介绍,徐汇区社会体育指导员协会自2014年9月正式成立,共有指导员近三千人。徐汇区社会体育指导员协会秘书长杨晔:我们目前协会,共有指导员2973名指导员,占全区常住人口的2.47‰,为大家提供健身指导的一个服务,其中国家级指导员21人,一级指导员75人,二级504人,三级2336人。同时我区共有体育健身团队1569支,已达到了每支体育健身团队有1到2名指导员为他们提供服务。徐汇区社会体育指导员协会下设十五个社区体育指导站,其中有13个在社区的体育指导站。此外还有2个职工的指导站,这也是徐汇比较有特色的地方。这两个职工指导站其中一个是在徐汇区的漕河泾开发区的指导站。迎合广大职工的需求,在漕河泾开发区建立了一个职工指导站,也是在全国范围内比较先进、有特色的做法,在总工会也建立了一个职工指导站,职工指导站就是为了所有在徐汇就业的职工们提供专业的健身指导的服务。

徐汇区指导员协会将发挥社区体育队伍优势,着重放在体育指导员人才库建设上,通过连续几年举办社会体育指导员大比武活动,将德才兼备的社会体育指导员逐步纳入人才库。从带教项目上看,以受到市民群众喜爱的广播操、健身操、筷子舞、太极拳、柔力球、排舞、广场舞等为主;从推广效果上看,作为徐汇区品牌赛事的筷子舞已经在全市范围内连续举办多次培训与比赛,带动了全市全民健身项目的丰富与活动的开展;从普及程度上看,以广播操为首的项目,通过社会体育指导员的引领,进机关、进企业、进楼宇、进社区、进家庭,真正体现了人人参与运动的局面。

徐汇区社会体育指导员协会秘书长杨晔:我们最近也是在体育指导方面做了一些思考,因为觉得青少年和老年通常都是一个参与健身的一个主力军,那对于我们社会发展的中流蚳柱,我们职工白领在这一块相对弱一点,所以我们在这方面也是动足了脑筋。借着2015年徐汇区举办第一届白领运动会这样一个东风,把我们指导员的队伍,送到了我们的楼宇当中,能够利用碎片化的时间,来开展一些多元化的体育服务。比如我们的午间一小时,搞一些飞镖比赛,搞一些平板支撑,碎片时间切实参与健身,关键是让他们有一个参与运动的一个意识。在2015年,贯穿全年的一个白领运动会也辐射了非常多的人群,将近有一万人次的白领投身白领运动会,收获了一个非常好的社会效益。我们受到白领运动会的启发,在去年开始着手与华师大的一个团队,共同创编了一个颈椎操。针对现在年轻人颈椎都不是太好这样一个特点,来通过颈椎操进行一个简单的干预。这个颈椎操根据职工的特点简单易学,需要的空间是坐和站两种,通过这样一个项目的创编与推广,让大家有一个工间操的概念,让大家在工作之余进行颈椎操的锻炼,切切实实地远离颈椎疾病。

此外,徐汇区社会体育指导员协会依靠社区体育指导站,将各街镇指导员人才按照市民需求、远近距离、擅长项目等要素划分成不同的小队,为市民群众提供更为便捷的上门“定制化”服务。这项工作将先以团体单位为试点,逐步扩展至部门、车间、楼组,甚至个人,为个性化、定制化的体育服务项目发展注入活力。

飞镖运动十五世纪兴起于英格兰,二十世纪初,成为人们在酒吧进行日常休闲的必备活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飞镖运动日趋职业化,出现了职业协会、职业比赛,以及大量的职业高手。在中国,飞镖是一项新兴的体育运动。为了推动全民健身运动在全国的深入开展,进一步普及飞镖运动,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于1999年5月把飞镖运动列为正式体育项目。这标志着飞镖运动在中国得到了认可,成为一项名副其实的运动项目。由于飞镖是一项有竞技性、对抗性,同时又兼顾休闲性和与娱乐性的运动,加上飞镖是一种全身心的室内有氧运动,不受年龄、性别和场地限制,对控制情绪、提升自信有很大的帮助,深受民众青睐。徐汇区很早就相中了这项运动。早在2008年,徐汇就成功举办“衡山路国际时尚飞镖公开赛”。2009年举办第十届“全国飞镖公开赛”。随后成立徐汇区飞镖运动协会,致力于推广“一区一品”飞镖特色项目。

飞镖协会孙仲勋:今年市民运动会现在参与人数排在第四位的项目是飞镖,到现在参与的人数有四十七万左右。人口总量有了很大的提升,从飞镖界来讲,上海是大家公认的中国飞镖圣地,我们设置了很多各类的比赛,有挑战赛、正式的比赛,也有一些娱乐性的比赛,比如说打红心啊,不管你会打不会打,你都可以来参加。因为飞镖这个项目有一个优势,就是它对场地的要求很低,而且上手很快,当然任何一个项目你要达到高手都很难。但飞镖的特点是上手快,很容易让人接受,男女老少年龄都不限,而且不要什么童子功。也不像体操必须五六岁就必须练,它这个无所谓,所以是很吸引人,也很能够推广的。我们这个协会在推广上也做了很多的工作。从一年的工作来说,有白领的楼宇赛、午间一小时,也有正规的超级联赛,是市级层面的超级联赛,我们从普及游戏到各个层次的比赛我们还是比较全的,这样对推动整个运动的发展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的。

徐汇区一方面通过举办飞镖世界杯赛、世界著名在华企业健身大赛软式飞镖大赛、上海飞镖超级联赛、长三角飞镖巡回赛等一系列精品体育赛事,来扩大飞镖文化的宣传、提升飞镖赛事的影响力。等影响力做出来以后,他们开始调动老百姓的参与热情,建设交流互动的平台,让学校、机关、企事业单位职工都广泛参与,尤其着力在学校的普及——徐汇区成立了中国首个青少年飞镖训练基地(徐汇中学),开设中小学飞镖训练班,举办青少年国际飞镖夏令营,为青少年选手参加国内外交流比赛提供机会。飞镖协会孙仲勋:小的就是小学三年级、四年级开始。徐汇区有两个飞镖训练基地,一个是徐汇中学,一个是高安路一小,现在上海中学也搞了,等于有三个。等于小学、中学、高中都形成了,今年在大学里面也开始推广这项活动。小学、中学我们是做为一个基地,但是在大学里面是一个很普及的,因为今年上海市第一次大学生的一个联赛有八个学校参加,然后很多学校都纷纷成立了他们的社团,当然我们协会在这里能做的就是把产品的厂家和学校对接。给他们制造一个平台,这次大学生联赛时,厂家提供了三十几台机器,比赛结束以后,厂家把这些机器全都送给高校。原来说他们的飞镖的社团是最穷的,一次比赛以后他们成了整个学校社团里面最富的。

早在二十世纪90年代初,徐汇区就先后恢复和创办了龙华庙会、迎新春、撞龙华晚钟、上海桂花节、牡丹花卉节等四大旅游节庆活动。四百多年历史的龙华庙会的古风古俗,每年农历三月三在龙华古镇举行,成为江南地区的庙会之最。上海市飞镖运动协会当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推广飞镖运动的绝好机会,正是在龙华庙会的竞技场上,高玉洁的出现让大家眼前一亮。飞镖协会孙仲勋:我记得以早以前,我们徐汇有一个龙华庙会,每年都有。我们在龙华庙会里面搞了一个飞镖趣味赛,就在这个活动中,有一个小姑娘,刚到上海来工作的,叫高洁玉。她正好路过,很感兴趣,在玩儿,后来开始钻研,练了两年多一点,拿了全国冠军。她有天赋,她这个全国冠军很不容易,不是分男女组的,混合组的,她一个女孩子,在男孩子手上拿到了全国冠军,也是中国飞镖史上奖金史最多的一次,十万,以往只有一两万。随着飞镖在中国的发展,很多企业、赞助商都进入了市场,因为体育产业嘛,大家对这一项目都很看好,很多风投也都进来了。

与酒吧中的硬式飞镖不同,校园中普遍使用软式飞镖:镖头采用塑料,不会划伤手指,开展起来很安全。练镖要求孩子站得正、举得平,不经意间纠正了长期伏案的不良坐姿。当然,作为一项时尚运动,校园飞镖也面临成长的烦恼。由于中考,学生们往往练到初二就不再进行训练,人才流失在所难免。与传统的体育人才选拔培养模式不同,“非奥项目”飞镖没有梯队建设,也不存在中、高考加分的政策优惠,如何留住飞镖人才,正是上海市飞镖协会孙仲勋这些工作人员的困惑所在。

飞镖协会孙仲勋:困惑的地方或者说有挫折感的地方,像我们徐汇区的小学,高安路小学,它是一个很好的名牌学校,高安路一小就是姚明的母校。我们从小学二年级、三年级开始普及,然后选拔一批好的孩子,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因为在自己的区域里我们可以对接,然后徐汇中学初中一旦毕业,或者说还没有毕业,到初二以后,很多小孩就放弃了,因为他们要中考。所以我们一直在周而复始地培养人,然后到了这个地方就断档了。但是也有一个好处,毕竟我们在学校里面,在这些孩子身上播下了一颗种子,他们知道飞镖是什么,知道飞镖怎么玩儿,他们曾经也玩儿过。以后机会和环境能够适合的话,这颗种子还是会发芽的。

桥牌起源于英国,是一项高雅、文明、竞技性很强的智力运动项目。打桥牌时同伴之间犹如架起一座无形的桥梁,相互沟通、传递牌情,和对手在牌桌上斗智、斗勇,有竞争也有合作,既锻炼了牌技,也磨练了意志。上海是智慧城市、智慧高地,十七年前,虽然有一批热衷此项运动的成人,但是受众群体还是相当局限。圣醒桥牌俱乐部根据市体教委的要求,担负起了桥牌青少年教育的普及与推广工作,并立志将桥牌运动作为“体教结合”的试验田。

圣醒桥牌俱乐部负责人孔筱琛:俱乐部其实前身是一个桥牌培训中心,在上海是最早的开展桥牌的单位。然后从2010年开始,我们专门成立了圣醒青少年桥牌文化俱乐部,目前有1000多名学生。圣醒桥牌俱乐部已经有十多年从事青少年桥牌的工作,目前这个俱乐部从规模、从人数、从水准来讲,全中国第一。也是从2013年开始,代表国家参加了一些国际性大赛。最近我们刚刚参加世界最高级别的世界青年锦标赛,刚回国。

目前,俱乐部除受邀参加市区级系列比赛之外,每年还参加“全国中小学生桥牌锦标赛”。今年年初,“圣醒学子”还被受邀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高教社杯”桥牌联谊赛。在刚结束的浙江省海宁“宏达高科杯”桥牌赛中,“圣醒学子”再次创造佳绩,获得了团体赛的冠军。随着俱乐部探索道路的不断深化,自2013年起,俱乐部受邀参加了两届“世界青少年桥牌公开赛”,一届“白宫杯欧洲青少年桥牌锦标赛”。十几年来,“圣醒俱乐部”取得了无数殊荣,从最初所获市级奖项,到全国奖项,乃至世界奖项,从无数次量变的过程中取得了质的飞跃。尽管获奖无数,但俱乐部无论是名字、还是logo设计、队服等等全部都是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自己动手,至于俱乐部为什么叫圣醒桥牌俱乐部呢,孔筱琛坦承,这里也有着一个很好的祝愿。

圣醒桥牌俱乐部负责人孔筱琛:因为有一次一个老师开玩笑说,我们这些小朋友他们很聪明,像猴子一样,齐天大圣。我们就想到了,就觉得这种年龄孩子,像这种十几岁的小孩,家长觉得很难管,尤其是男孩子比较多,我们就觉得哪一天能醒过来啊,就觉得猴子可以醒一醒了,就圣醒。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大家就觉得这名字还可以,就这么叫吧。

国际上普遍认为,学桥牌的最佳年龄为14-15岁,然而圣醒桥牌俱乐部结合中国娃娃的求知能力、认知能力,以及家长对孩子教育的重视程度,坚持从培养娃娃“兴趣爱好”着手,尝试让幼儿园孩子学习桥牌,多措并举,稳步推进桥牌普及教育。这在我国第一个拿到桥牌世界冠军的王俊仁大师看来,让幼儿园的孩子学习桥牌根本是胡闹。

圣醒桥牌俱乐部负责人孔筱琛:我记得在10多年前,他曾经质疑过我,他说你懂桥牌吗?我说我只是一个普通老师,教物理的,我不懂桥牌,我们当时只是徐汇区引进这么一个项目,我刚好负责这个事情。他说,我告诉你,你根本不懂桥牌,大学生的桥牌都没有办法看,更何况你在小学生推广桥牌,你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后来我去查了些资料,我说为什么像在澳大利亚这些国家8岁就能打桥牌,为什么中国孩子不可以呢,在美国都是可以做的,难道我们中国孩子比别人笨吗?可能因为我是个老师,可能因为我当时不懂桥牌,因为当时工作具备这个条件,于是我们在徐汇区成立了青少年桥牌这么一个训练基地,当时我记得还是国家体委副主任专门来做揭牌,我们很重视这个事情。当时区里面的教育局长,后来到市教委做副主任,他也是管体教这一块,所以当时我们就把这个传统一直在徐汇坚持到现在,大家一直很努力的,尽管换了很多任局长,也不为人所理解,也不是很了解,但是我们把这个项目一直开展,保存了下来,一直坚持到现在。所以,现在有这样的成绩我们觉得是不奇怪的,到现在为止王大师非常认可,甚至让世界桥联认为可以开设15岁以下这个组别。

现在王大师不仅理解了圣醒俱乐部的做法,还主动在圣醒俱乐部成立工作室,教小朋友们打桥牌。经过多年的努力,家长的思维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让孩子加入到学习桥牌的行列中,可是问题又来了,桥牌老师太难找。圣醒桥牌俱乐部负责人孔筱琛:我们也是摸索了很多。你让一个职业选手来教学桥牌,今天上完一节课就全部跑光了。我们区里面局长,我们领导,历任局长都很重视,甚至当时为了推动这个项目,每周二下午,我们让每个学校派出两名老师,体育老师不太适合,我们找的数理化老师,然后有些校长亲自挂帅。我们区里面青少年活动中心,我们安排老师在开班仪式上跟大家说,你们是上班的时候让你们出来进行培训的,然后大家学会以后再回去教孩子,结果发现没上几节课全逃光。后来也尝试在孩子们中进行普及的时候,让学生家长进教室,跟着一块听做笔记,后来发觉过段时间我们做一些考试也自然淘汰了,记不住,因为桥牌对人记忆要求很高,但是孩子真的搞得懂,现在让世界桥联都叹为观止。

多年来,孔筱琛老师带领“圣醒教师团队”,在诸多范围内义务宣传桥牌运动理念,努力寻找有意向推广桥牌运动的学校。当前,闵行区七宝外国语小学、徐汇区西南位育中学分别为“上海市青少年桥牌示范基地”。数年来,这两所学校与俱乐部的工作契合度最为密切,追根溯源,正是由于学校的办学理念与俱乐部的桥牌拓展理念相当吻合,才促使双方共同创新、携手并进数年。圣醒桥牌俱乐部负责人孔筱琛:我们的理念是感恩、谦虚和尊重,要让孩子们学会。第二个来讲,我们和所有老师说,你们先学会做老师,即使你今天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桥牌大师,你先学会做老师,然后再去做教练,也就是说,我们把桥牌的技艺是放在桥牌文化之后去考虑的,但是我们认为只要有一个脚印踏踏实实,我们会发觉要出成绩是自然而然,所以当很多人要来复制和采访的时候,跟我们讲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们的老师、桥牌教练根本是名不见经传,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们的确是把这么多你们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我们四年前,我们在全世界试点了,从幼儿园开始教学桥牌,我们也取得了成功。

上海是中国桥牌运动的摇篮,目前,上海已经有百余所学校开设桥牌课程,30多所小学、60多所中学、10多所大学将桥牌列为选修课,每年都会有各种类型的青少年桥牌比赛。西南位育中学桥牌班“打牌育人”的方式,有些城市想要复制推广,圣醒桥牌俱乐部负责人孔筱琛对此持非常谨慎的态度。圣醒桥牌俱乐部负责人孔筱琛:桥牌我们发展到现在,就像荷兰的郁金香,国花一样。那时候去比赛我们买了好多好多郁金香花种回来,我让很多人,用各种方法,还特别请一个花匠到什么地方去种,根本就开不出来。后来我就说桥牌就像荷兰的郁金香花,他们可以这么绚烂,根本你连画都画不出来的颜色,你4、5月去才看得到,即使在荷兰它的花期只有一个半月,它就是这么娇贵,但是一旦开放,它又是那么骄傲,所以这就是这个项目的特点。所以这次世界桥联一定要帮我们推广,我们所做的桥牌文化,值得全世界学习,但是我们想要暂缓一下。如果这么做的话,是不是我们辛辛苦苦投入走到这一步,然后一下就夭折掉了。社会化可能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面,不会因为我们现在有成绩了,有名气了我们就放松这一点,反而恰恰相反,我们觉得对孩子负责任来讲,反而更加要小心翼翼。所以在这种情况来讲,我们的社会化一定是慢慢的,一步一个脚印去做,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做到今天这个程度,把这个项目做到这样是太不容易,现在是世界上比较稀罕的了。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因为我们的狂妄、自大、骄傲,把它给消灭掉,我们没有一个圣醒人可以去负担得起这个结果。

好了,听众朋友,本期《星期运动汇——走进徐汇》,就与您分享到这边,我是丁珧,节目监制:顾洁、刘琦、俞剑,感谢您的收听。我们的节目在每周六早间10点首播,下午5点重播,您还可以在阿基米德APP上进行回听,我们下周六早间10点再见。


上海市体育局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52248号-3 市民运动会门户网站

Copyright@Shanghai Sports 2016